視頻加載中,請稍候...

自動播放 






play
秦玉海曾多次出版影集




play
秦玉海被調查




play
秦玉海最後公開露面



向前
向後



  前晚,中紀委發佈消息,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秦玉海目前正接受調查。他成為十八大後河南首個落馬副省級官員。
  秦玉海喜好攝影,多次參加攝影展,北京、上海、廣州等一線城市的地鐵線路內均有其攝影作品。北京地鐵相關負責人昨日表示,對於地鐵里的秦玉海的作品,將會撤下。
  公開報道顯示,秦玉海任河南省副省長兼公安廳長時間長達9年,這期間力推“撤銷分局”改革,提出“命案必破”。有媒體報道稱,秦玉海被查或與“皇家一號”夜總會案有關。
  成都商報首席記者 牛亞皓 潘媛
  焦作市攝影家協會副秘書長張開國,對秦玉海尤其是攝影方面較為熟悉。昨日,成都商報記者對話64歲的張開國。張開國說,秦玉海犯了錯。
  成都商報記者:秦玉海的攝影作品展出在北京地鐵站里。
  張開國:全國好幾個大的地鐵站都有雲台山的攝影作品,北京、上海、廣州都有。這是在推介焦作的山水旅游,擴大影響。對我們攝影人來講,這本身是個好事兒。
  成都商報記者:聽說要將他的攝影作品撤下來了。
  張開國:我個人認為,他違反了黨紀國法,該受什麼處分受什麼處分。
  成都商報記者:有人說他位居官位,攝影作品才易於被推介。
  張開國:地鐵里的照片,不全是秦玉海的,也有我們當地其他攝影家的作品。如果全是他一個人,就有點個人崇拜。
  成都商報記者:您和秦玉海一起拍過照片嗎?
  張開國:我和他很少一起拍照片。我記得2009年的秋天,在雲台山離青龍峽不遠的一個山谷,秦玉海開車到走不動的地方,停下,走了十七八公里的路進去,他看到景色很好,當即開了現場會,要求在一年之內把這條路修通,先讓人看自然景觀。就這次,我和他一起拍了片子。
  他喜歡攝影,也會和我們交流攝影技術和心得。他也發表攝影作品,搞個人影展(有一次影展是雲台山出的經費,但影展還是宣傳雲台山),讓大家評說。
  成都商報記者:您怎麼評價秦玉海的攝影作品?
  張開國:他的攝影題材絕大多數都是焦作的自然風光,外地的很少。他喜歡拍山水,他離開焦作、到省里的領導崗位之後,還是到焦作拍,都是周末來住兩天、拍片子。這是我瞭解的。他對焦作山水拍的時間長了,悟出的東西多了。
  從藝術上講,他拍風光和其他人還是不一樣,有他獨到的見解和技術手法。比如他拍焦作雲台山的水,出了一本集子叫《真水無香》,把那個水拍得內涵很深刻。
  成都商報記者:有人說他用的攝影器材很好、價格很高?
  張開國:拍大的風光片子,器材肯定比一般人的好。他基本上不用數碼相機拍片子。他用數碼相機,都是拍了以後看一看這一塊兒怎麼樣,覺得入眼了,再架上大塊頭的相機,用膠片拍。
  成都商報記者:聽說他用過617?
  張開國:用過,大畫幅相機也用過。
  成都商報記者:大畫幅是不是比617還貴?
  張開國:那是啊。大畫幅相機的膠片一張都要100元。
  成都商報記者:膠片機是不是挺貴的?
  張開國:貴。一臺有十幾萬元的也有幾十萬元的,膠片也貴。
  成都商報記者:秦玉海是焦作攝影家協會的會員?
  張開國:他就是喜歡攝影,在焦作攝影家協會是普通會員(當然他當時是市裡領導,也不能在民間團體、協會兼任領導)。他從沒來協會開過會,經常下去地方、景區拍片子。
  焦作攝影家協會成立30年了,我任副秘書長差不多10年。協會人不多,沒什麼經濟來源,政府不給錢,就是靠搞一些服務性的攝影活動掙一點辦公經費。秦玉海在焦作那幾年,對協會的工作比較支持。2002年,焦作搞國際旅游節時,我們向秦玉海提建議,就舉辦了焦作市的第一個國際性的攝影節。
  成都商報記者:有人評價秦玉海對焦作的旅游有所貢獻?
  張開國:焦作的旅游發展和我們這些攝影人是密切相關的。秦玉海來到焦作,要推介雲台山,提出照片最能說明問題。就拍片子,把照片裝到車上,周游全國。我覺得這是當時秦玉海往外推介旅游的一個非常行之有效的措施,現在雲台山是5A級的國際地質公園。
  攝影專家評其作品:

  資深愛好者水平
  對於“中國攝影家協會理事秦玉海”,成都商報記者找到多位攝影圈內的專家,對方均表示:對秦玉海及其作品都不熟悉,不便做評價。
  不過,在看過網絡上流傳的秦玉海的相關作品後,幾位不願具名的攝影家做出了比較相似的簡短評價:“風景照不太好評價,但《真水》那個專題,玩的其實是一個概念,如果技術掌握到了,人人都可以拍攝。”“看得出來很用心,是真的愛好者,有些作品構圖一般,看似平淡,但如果要等到一個比較好的光線,有可能要蹲守很久,甚至一周,需要花大量時間和精力。”“應該是一個愛好者,不是特別專業,屬於資深愛好者水平。”
  至於其所獲獎項是否真有含金量,對方只回答:“這個要問評委。”
  反腐專家談“愛好與貪腐”:

  愛好不能與利益掛鉤
  個人愛好與官員貪腐之間有什麼樣的關係?攝影、字畫收藏等“高雅愛好”是否變相為他人提供“雅賄”的機會?不少官員頭上的“某某家”光環,是否有官員背景在暗中相助?為此,成都商報記者專訪了反腐專家、中山大學教授郭文亮。
  郭文亮強調,對官員的個人愛好,不能簡單否定,也不能簡單肯定;官員作為公民,擁有個人愛好的權利,但一定要有邊界,這個邊界就是個人愛好不能與利益掛鉤。
  郭文亮認為,官員的個人愛好和身份之間,要註意,不能利用個人愛好交換利益,總有人會看中你的官員身份,利用你的愛好投你所好。愛好應是“業餘愛好”,不應與工作混為一談。如果要參加比賽,用筆名、化名隱去身份和職務,則沒有問題。
  談到“雅賄”,郭文亮說,這是一種高級階段的行賄,特點就是更加隱秘。也正是因為這一點,“雅賄”已經成為一個普遍存在的現象,它與官員的愛好、娛樂活動等結合在一起,更容易被官員所接收,對外界來說也更隱晦。不過,郭文亮說,愛好不分雅俗,關鍵是怎麼樣處理愛好與身份之間的關係,“人的欲求有不同的階段和類型,我們不是要求所有的官員都要高雅,打麻將如果不涉及賭博,也是可以的。關鍵問題是,怎麼處理好關係,把握好邊界。”
  郭文亮說,因個人愛好而引發的貪腐行為,許多時候官員本人在起初是沒有主觀的利益需求的,但很容易被人利用,比如投其所好地送禮,比如打麻將時故意輸錢等。他認為,一旦官員察覺到個人愛好與利益有所牽扯,就應當立即迴避,必要的時候,甚至需要犧牲個人愛好,這是官員的特殊身份所決定的,因為你手裡有公權力。郭文亮認為,如果個人愛好確實到了難以割捨的地步,官員還可以選擇辭官,這樣個人愛好就不會和公權力發生衝突,最大限度地得以張揚了。
(原標題:秦玉海的機器貴“有十幾萬的,也有幾十萬的”)
創作者介紹

台北微風當舖

ol54oleil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